? 第三百三十六章 有意立敬王为太子-嫡女弃后 365体育投注客户端官网_365体育投注娱乐场官网app_信誉坏365体育投注

嫡女弃后

第三百三十六章 有意立敬王为太子

繁华落尽2017-6-1 23:42:33Ctrl+D 收藏本站

不管是哪一种,对他而言都不算吃亏。52网]-79-
  
  ????他的话音一落,就见靖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,仿佛是在看他所言到底出自真心还是假意。
  
  ????萧君涵心中有些打鼓,面上只能不动声‘色’,一副极为诚恳的模样。
  
  ????好一会儿靖帝才朗声笑了起来,“看到你们兄恭弟谦,朕很欣慰啊。”
  
  ????他这话一出,众位大臣便都附和道,“皇上教子有方,也是江山社稷之福。”
  
  ????靖帝随意点了点头,笑道,“你们倒是会溜须拍马。”说着,他话音一转,又道,“今年入冬以来,山东一带的旱灾可有缓解?”
  
  ????工部尚书立刻回禀道,“回皇上,山东巡抚上奏,山东一带旱灾已经缓解,有百姓自发上万人帖,感念君恩。”
  
  ????靖帝龙颜大悦,道,“恩,这个吕梁倒是个不错的。”
  
  ????眼见着靖帝就这么轻飘飘的将立太子一事给带了过去,萧君涵顿时便使了个眼‘色’。
  
  ????那李‘侍’郎便重新捡起了先前的话题来,“皇上,如今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实乃是皇上治国有方。只是这太子一事关乎江山社稷——”
  
  ????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靖帝的眼神斜睨了过来,只一个眼神,便叫李‘侍’郎瞬间噤声了。
  
  ????靖帝却是缓缓勾起一个笑容来,道,“爱卿今日似乎颇为执着,只是朕自认为还没有到薄暮西山的时候吧,为何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着急呢?”
  
  ????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可是听在众人的耳朵里,却宛如一道惊雷一般炸响,叫众位大臣纷纷跪了下来,齐声喊道,“微臣不敢!”
  
  ????“哼,好一个不敢。”
  
  ????靖帝从龙椅上起身,龙袍上的眼睛怒目而视,不怒自威。
  
  ????“朕自认如今还算是壮年,可你们却如此着急,难不成是觉得朕活的时间不会长久了么!”
  
  ????这话却是说的重了,直叫那群大臣都不敢接话。
  
  ????唯有萧君夕,仍旧是一脸平静。
  
  ????靖帝将眼睛在一群人中间缓缓扫视过,顿了一会儿方才道,“朕倒是有心将你们往那好处去想,可是你们却是让朕失望的很。”
  
  ????萧君涵便在这时候抬起头,正视着靖帝道,“父皇,今日之事因儿臣起,还请父皇不要怪罪其他人。请父皇保重龙体。”
  
  ????闻言,靖帝脸上的神‘色’缓和了几分,哼了一声道,“朕怪你做什么?这事儿又不是你蹿撮的。”
  
  ????只是他话这么说了,可脸上的表情显然是认为萧君涵有在其中蹿撮的成分。
  
  ????萧君涵不敢辩驳,却听靖帝又继续道,“罢了,你们都起来吧。你们想要看到朕立太子,无非是想要求一个心安。朕就给你们个心安。”
  
  ????听到这话,萧君涵低下的头顿时闪过一抹笑意来。
  
  ????靖帝将他的表情收在眼底,又重新问向萧君涵道,“你方才说,觉得敬王适合做太子,是么?”
  
  ????萧君涵心头一跳,勉强笑道,“是。”
  
  ????“朕倒是觉得——”
  
  ????靖帝说到这里,便见萧君涵的脸上闪过一抹期待和兴奋来。
  
  ????可靖帝的话头却是微微一转,继续道,“其实,朕也觉得,敬王适合入主东宫。”
  
  ????东宫是哪里,太子的寝宫。
  
  ????靖帝这话,明摆着就是认同立萧君夕。
  
  ????自从猎场之事以后,萧君涵自然不会傻傻的以为萧君夕还是以前那个病秧子。况且沈婧慈已经知道那个温神医的身份,萧君涵也就明白,萧君夕的身体怕是大好了。
  
  ????既然大好了,那就不存在病弱之体不适合当皇帝了。也就是说,他除掉了一个萧君奕,却又迎来了萧君夕这个敌人。
  
  ????尤其是靖帝这话一出,更是叫萧君涵心中的警铃大作。
  
  ????虽然萧君夕也在这个时候跪下来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,可那些话无非是,“父皇正值盛年,如日中天,何须考虑这些事情?”
  
  ????听起来就是冠冕堂皇的话,却叫靖帝龙颜大悦。
  
  ????“行了,朕不过是说一句玩笑话罢了,瞧你们紧张的。这事儿容后再议吧,朕知道,朕老了,你们的年纪也都大了。可是这立皇储是大事,须得慎重,改日朕再与你们好好聊聊。”
  
  ????说完这话,靖帝便抬手示意。一旁的林公公立刻便明白了他的想法,尖声道,“众位朝臣有事起奏,无事退朝!”
  
  ????“恭送皇上,吾皇万岁,万万岁——”
  
  ????众位朝臣目送着靖帝离开,每个都各怀心思。有那归附敬王的,自然心中带着喜悦,可是跟着齐王的,脸‘色’便没那么好看了。
  
  ????而处于话题中心的两个人,却是并排走到前头。不管是心里作何想法,脸上却是万年不变的无动于衷。
  
  ????到了宫‘门’口,萧君夕和萧君涵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倒是萧君夕当先拱手笑道,“皇兄,本王便先走了,告辞。”
  
  ????萧君涵似笑非笑的磨了磨牙,挤出一句话来,“三皇弟走好不送,你大病初愈,小心些才是。”
  
  ????这话一出,萧君夕便知道自己身子大好的事情瞒不住了,他勾起一抹笑意来,道,“有劳二皇兄挂念了,不过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本王相信古人不欺我。”
  
  ????“那样最好。”
  
  ????萧君涵脸上的笑意都快维持不住了,却仍旧站在原地,目送着萧君夕的背影离开。
  
  ????那目光里带着的火气,几乎想要将他给灼烧了。
  
  ????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????萧君涵一回府,直接便去了沈婧慈的院子里,将早朝之事跟她说了一遍,刚说完,沈婧慈便面‘色’大变。
  
  ????“这么说来,皇上竟然有意要立敬王?”
  
  ????萧君涵面‘色’‘阴’沉道,“你还说让本王做一回贤能呢,如今倒好,倒是给别人顺水推舟了!”
  
  ????他越想越生气,当初可不就是自己的话让靖帝那么说的么。
  
  ????沈婧慈也蹙起了眉头,这位皇帝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。
  
  ????只是这话她却只能憋在心里,不能说出来。毕竟这非议皇帝的罪名,她可是担待不起的。
  
  ????念着,沈婧慈转过来安慰萧君涵道,“无妨,皇上不也说了么,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。就算是他真的有意要立太子,那也要看众位大臣们的意见吧。再说了,如今这朝中,归附于咱们的臣子们占了多半,只这一点,敬王就比不过的。”
  
  ????还有一个原因,沈婧慈没有说出口。她沈家的势力只‘交’出了不及十分之一,那些在她手下的人脉,亦是一道助力。
  
  ????当然,这个她是不会跟萧君涵说的。至少在自己的位置没有完全稳固之前,她就不会‘露’出自己的底牌,对萧君涵也不可以。
  
  ????听了沈婧慈的话,萧君涵的脸‘色’才稍微好了一些,他叹了一口气,又将沈婧慈搂了过来,低声道,“慈儿,眼下本王的心里不安的很。好不容易整垮了一个,却又来了一个,这样下去可怎么是个头儿?”
  
  ????萧君涵现在已经有些心浮气躁了,可靖帝有一句话说的没错,做皇帝的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就容不得当儿子们的有异心。萧君奕是个蠢货,所以才会起兵造反,可他不同,即便是再忍不住,他也得好生忍着。
  
  ????想要得到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,便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  
  ????单看他能不能熬的过去了。
  
  ????沈婧慈难得见这个男人脆弱的一面,心中一软,便反握着萧君涵的手,轻声安抚道,“王爷放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我也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支持你。”
  
  ????闻言,萧君涵的眼中有一抹一闪而逝的感动,他刚要说话,忽然听得外面有丫鬟的声音传来。
  
  ????“王爷,王妃请您去一趟。”
  
  ????萧君涵不耐烦的问道,“可曾说了何事?”他这些时日越来越不待见秦婉怡了,成日端着规矩,不肯做错一步,哪里有沈婧慈这般通透?
  
  ????偏偏这是靖帝赐的正妃,他便是心中有不满,也不敢表现在脸上,生怕被靖帝怪罪。
  
  ????那丫鬟迟疑了一声,这才回道,“王妃只说让您过去,说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需要亲自向王爷说。”
  
  ????听了这话,萧君涵有些难做道,“慈儿,要么你等我一会儿,我先去一趟?”
  
  ????沈婧慈纵然心中有百般不愿,可也只能做出大度的模样来,“王爷只管去吧,王妃姐姐说不定真的是有要紧事情呢,妾身等着您便是了。”
  
  ????见她这么懂事儿,萧君涵的心中更加的偏向她了,趁着她不注意,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道,“那你等着,本王去去便回。”
  
  ????沈婧慈不妨被他偷了香,顿时羞红了脸,娇声道,“王爷——”
  
  ????她的声音刻意带上了几分媚‘色’,萧君涵一听,便觉得下腹一紧,而后咽了口吐沫,在她的脸上掐了一把,道,“等着本王。”
  
  ????说完,萧君涵便匆匆的去了,只是那脚步里,却多了几分的急不可耐。
  
  ????他离开的时候,掀起的帘子带进来一股冷风来,直叫沈婧慈猛然打了个寒颤。
  
  ????沈婧慈目送着萧君涵离开的背影,缓缓的‘露’出一抹冷笑来。她倒是没想到,如今这秦婉怡也学会争宠了,可惜,不管那秦婉怡再如何的自作聪明,也抵不过她的手段!
  
  ????一个不能为萧君涵出力的家族和‘女’人,注定是得不到萧君涵的心的。哪怕现在她担着一个正妃的名号,可将来萧君涵君临天下的时候,只有自己配站在他的身边!
  
  ????其他人,任凭是谁,都不可以!
  
  ????下朝之后,靖帝难得的没有去御书房,而是直接去了叶贵妃的宫殿。
  
  ????叶贵妃正在殿内看书,有日光照在她的脸上,映衬的她面庞柔和而美好。
  
  ????靖帝一时恍惚,竟然以为回到了当年。
  
  ????那个时候,叶皇后也是这般的在宫殿内等着他。她的面前会放着一个小小的茶炉,上面温着顶级的雪山雾尖,茶香袅袅里升腾出她的模样来,令人有再多的烦恼,也会被这样的情景驱散干净。
  
  ????本书来自l/32/32998/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