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陆氏要害她儿子?-嫡女弃后 365体育投注客户端官网_365体育投注娱乐场官网app_信誉坏365体育投注

嫡女弃后

第一百九十七章 陆氏要害她儿子?

繁华落尽2017-6-1 23:32:4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谢如琢点了点头,刚一起身,便觉得浑身一阵晕眩。?浅碧眼疾手快,忙得扶着她坐到了一旁的软榻上,担忧道,“小姐,您没事儿吧?”

????谢如琢摇了摇头,强笑道,“无妨,大夫,劳烦您帮幼弟看看他如何了?”

????府医点了点头,走到床边查探了一遍,又替他细细的诊了脉,方才道,“万幸他被救上来的及时,没有伤及命脉。只是脖子上的瘀伤有些严重,要好生修养些时日了。”

????说完,府医起身去桌子前写了药方,道,“按着这个去取药,熬了给小少爷喝。切记,一日三次,按着时辰煎药,分量也不得有误。”

????碧枝应了,又道,“大夫,您帮四小姐看看吧,她方才也下水了。”

????府医一面点头,一面走到谢如琢的身边诊脉了一番,笑道,“四小姐的底子好,倒是并无大碍,只须得好生调养一番便是了,待会我开些驱寒的药,四小姐也一并喝了吧。”

????谢如琢点头谢过府医,又命绛朱赏了银子,方才撑着身子走到床边陪着谢淮霖待着。

????却不想,熬了药还未曾给谢淮霖喝下,他却又发起烧来。谢如琢守着他不停的换着毛巾,又拿了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他喝药。

????谢淮霖毕竟是小孩子,便是在梦里,也抿着嘴儿不肯喝药。谢如琢无法,只得吩咐丫鬟拿了糖来,一口糖水一口药汁的喂了下去。

????如此喂了小半个时辰,方才将一碗药全部喂了进去。

????谢如琢刚松了一口气,就听得红蕊急匆匆的走进来,低声道,“小姐,害四少爷的人查出来了,您知道是谁么,是三夫人!”

????闻言,谢如琢先是一愣,继而失声道,“你再说一次,是谁?”

????红蕊愤恨道,“是三夫人,伺候四少爷的丫鬟雪儿亲自招认的,是三夫人下的毒手,说是四少爷抢了三少爷的风头,所以三夫人要害死四少爷!您说说,她怎么能这么狠毒的心肠呢!”

????谢如琢当即起身道,“咱们去看看。”

????嘱咐了碧枝绛朱等稳妥的大丫鬟守着谢淮霖之后,谢如琢这才披上了外套,匆匆的朝着琳琅阁的正院走去。

????院内呼啦啦的跪了一群下人,为首跪着一个正在瑟瑟发抖,正是侧院的而等丫鬟雪儿。

????乔氏恨声指着雪儿道,“平素里我待你们都不薄,可你这个没心肝的,竟然如此坏良心,你说,你为何要替三夫人做事,害我的孩子!”

????那雪儿早吓得浑身发抖,抬眼道,“三夫人以重金利诱我,奴婢这才办下了恶事,还求夫人开恩啊,饶了我这次吧!”

????“饶了你?我若是饶恕你这次,下次还不知道你要如何害我的儿子呢!”乔氏捂着发疼的头,指着雪儿道,“来人,去求老夫人过来,这事儿我必须给我的儿子讨个公道!”

????她的话说完,就见季氏已经出现在了正门口,朗声道,“我已经知道这事儿了,这等不忠的丫头,拖出去打一顿交给官府便是了!只是在此之前,还需让她跟陆氏对峙一番才是,敢谋害我的孙儿,任凭她是谁,一个都休想脱罪!”

????乔氏走上前给季氏行了礼,又听得季氏问道,“永安如何了?”

????乔氏擦了擦眼角的泪花,道,“这会儿烧起来了,四丫头守着呢,不过大夫说好生养一阵子就好了。只是这丫头下手忒狠毒,那么小的孩子!”

????闻言,季氏顿时冷哼一声,道,“如此心思歹毒之人,我谢家定然容不得她!金玉,你去着人看看,陆氏为何还没有过来!”

????便在此时,就听得门外一声哭天抢地喊声传来,“娘明鉴,我若是动了永安一根手指头,就见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!”

????话音未落,就见陆氏脂粉未施的快步走了进来。

????季氏当先一皱眉头,道,“哼,你倒是不怕遭报应,这丫头自己都招认了,你还有什么话说!”

????闻言,陆氏顿时走到雪儿的面前,一把揪起她的衣领,道,“你既然说是我指使的,那你就拿出证据来!”

????那雪儿被她勒的有些喘不过来气儿,憋得脸红脖子粗道,“三夫人,那日是您自己说的,我若是将四少爷害死了,您就给我一百两银子的,您怎么能不认账了呢?”

????听了这话,陆氏顿时便朝着她娇嫩的脸打了过去,一面恨声道,“好个不要脸的丫头,竟然敢这么污蔑我!那我问你,你既然说是我指使的,我是在何日何时何地指使的你,又让你用什么方法害死永安的!”

????乔氏被她这幅泼妇模样气得直喘粗气,而后指着陆氏道,“三弟妹,平日里我待你不薄,自认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三房的事情,可是如今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那是我唯一的儿子,你也是有孩子的,做这种事情不觉得亏良心么!”

????陆氏平日里栽赃别人的多,可是今儿个却被别人栽赃了,顿时觉得有些气闷,尖锐着声音道,“我没有做!我那么喜欢永安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!你,你说!”

????若是这谢淮霖死了,陆氏说不定还真会拍手称快一把,可这个前提却不包括,别人想要把这盆脏水倒在自己的头上!

????她现在着急撇清跟这件事情的关系,当下就紧紧逼问起雪儿来。

????可是落在别人的眼里,却是心虚的模样了!

????雪儿显然早有准备,不紧不慢的开口道,“是九月初六那日,夫人您来找我,说要我趁着人不备的时候,将四少爷扔进湖里淹死,还说绑了石头他就不会飘起来了!”

????“呵,那我问你,如果四少爷叫嚷起来,那岂不是计划就白败露了么?”陆氏也算是有点脑子,当下就找出了其中的破绽。

????雪儿不着痕迹的回眸看了一个人一眼,继而又道,“所以您才说让我在晨起的时候做这件事情,因为晨起人少,就不会被发现了!”

????季氏听到此处,霎时勃然大怒,她刚想说话,就见谢如琢走过来扯了扯她的衣角,而后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????季氏一愣,而后沉声道,“雪儿这个刁奴处心积虑的害主子,给我打一顿送到官府去!至于陆氏,先给我滚到祠堂去,待得晚上老太爷回来之后,再做处置!”

????听了这话,陆氏顿时便瘫软在地上,哭喊道,“娘,您听我说,这件事情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啊,娘——”

????然而周围的丫鬟仆人早就上前来架起她,将陆氏送到了祠堂,另有人将一脸死灰的雪儿带去了刑教院去了。

????乔氏身心俱疲,由着谢如琢扶着进了房间,待得一进门,谢如琢便掩上了房门,低声道,“娘,我觉得凶手另有其人。”

????闻言,乔氏微微一愣,失声道,“你说什么?”

????季氏也是一脸疑惑的望向谢如琢,方才谢如琢也是说了这句话,而后又让她先假做处置人,她方才说出那番话的。

????谢如琢轻声道,“刚才我在屋子里的时候,永安说了一句,‘我不洗脸,你放开我’,这雪儿是二等丫鬟,平日里洗漱之事一向轮不到她。且永安的脖子里有淤青,显然是被人掐的,这雪儿方才跟陆氏对峙之时完全没有说到此事。依我看,这雪儿怕是替人顶包呢。”

????乔氏之前是关心则乱,此时冷静下来,也不由得蹙眉道,“是啊,方才我盘查的时候,这雪儿招认的也太快了些,难不成里面真有猫腻不成?”

????谢如琢冷笑一声,道,“是不是有猫腻,咱们一试便知。”

????那碗药的确作用不小,到了中午时,谢淮霖果然便醒了过来,看到乔氏后,顿时便抱着她再不分开。

????乔氏见他这一副小可怜的模样,不由得心中又气又怜,不住的轻声安抚着他。

????谢如琢见状,起身出门喊道,“桃儿,杏儿,你们两个进来伺候少爷更衣吧。”

????二人闻言,忙忙的走了进来,只是杏儿的脚步却不着痕迹的慢了几步。

????待得到了屋内,谢如琢又从乔氏的怀中将谢淮霖抱了过来,轻声哄道,“永安,四姐姐给你做了桂花糕,咱们洗把脸吃糕点好不好?”

????谢淮霖到底是小孩子的心性,听了这话,顿时便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容来。

????只是,他刚转过脸预备让丫鬟给自己擦,便看到了杏儿的笑容,吓得他登时便嚎啕大哭了起来!

????谢淮霖一面哭,一面不停地挥舞着双手,想要阻止杏儿的靠近。

????杏儿被谢淮霖这个模样唬了一跳,当下就强笑道,“四少爷这是受刺激太大了吧,瞧瞧,连杏儿都不认得了。”

????闻言,谢如琢却是猛然瞪了眼,道,“给我把她捉起来!”

????眼见着屋内众人瞬间把杏儿摁倒在地,谢如琢这才回身安抚谢淮霖道,“永安莫怕,可是她掐的你脖子?”

????谢淮霖顿时便捂着自己的脖子,眼泪汪汪的点了头,而后紧紧地抱着谢如琢的脖子,再不敢松开,小小的身子还不住的想要缩成一团,显然是吓坏了。

????见他这般模样,谢如琢只恨得牙根痒痒,怒道,“给我将她带出去,先打三十大板,而后再听她分辨!”

????她平生最不喜拿下人开刀,自己房中的丫头犯了错,只要不越界,都是说几句的,今日却是动了真怒了。

????乔氏也早看出了端倪,顿时发了狠道,“好哇,居然联合起来要害我的儿子,今日若是不除了你们这群狼子野心的东西,日后岂不是我天天都要坐卧难安了么!”

????杏儿很快就被拖了出去,谢如琢则在屋内细心安抚了许久,直到谢淮霖哭累了睡着之后,方才将他放在床上,盖好了被子,这才走了出去。

????这次下手的婆子们下了狠手,待得三十板子打完之后,杏儿已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。

????乔氏正在审问她,道,“你老实交代,幕后黑手究竟是谁?!”

????杏儿早有些喘不过来气儿,眼下只虚弱道,“回夫人,是乔家,乔家的人——”

????“你说什么?!”

????乔氏猛然起身,不可置信的望着她道,“你再说一遍,是谁家的人下的手?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