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一十三章比试-嫡女弃后 365体育投注客户端官网_365体育投注娱乐场官网app_信誉坏365体育投注

嫡女弃后

第一百一十三章比试

繁华落尽2017-6-1 23:26:4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被乔紫云一提醒,乔景阳方才想起了今日的目的。?他微微露了个狰狞的笑意,这才罢手,转而一口一口的喝起了面前的果子酒来。

????乔景鸿自始至终,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????既然到了京郊马场,那就没有不去看马的打算。刚吃完饭,便有世家公子忍不住道,“二皇子,既然来了,您是不是也要带咱们见识下烈马的英姿啊?”

????这世家公子姓严,乃是武将之子,严将军是最早投靠萧君涵的人之一,所以,萧君涵跟这严公子的关系也很是不错。

????此时听得他说话,萧君涵顿时笑道,“那是自然,若是不让你见识见识,恐怕回去之后,你少不得要去严大人那里告我一状了!”

????“哈哈,岂敢岂敢。”严公子嘿然一笑,摆手不语。

????眼见着在场的男客们都答应这个提议,沈婧慈也笑着附和道,“你们男儿都去骑马了,可怜我们弱质女流却无事可做了。不成,我们也要去。”

????她这话一出,顿时有在场的男客笑道,“你们去作什么,难不成跟马儿们比眼睛大么?”

????闻言,其他男儿们也都笑了起来。

????章秀妍得了眼色,霎时笑道,“谁说咱们只能去跟马儿干瞪眼的,我们去了,可是要去评比的,看谁最怂包!”说着,她又朝着萧君涵嫣然一笑,道,“表哥,你说是也不是。”

????“你说的,自然是的。既然你们都想去,那咱们就一起吧。”萧君涵下了总结性的话,当先站起身,道,“走吧,咱们一同过去。”

????他话音一落,在场众人顿时便有些欢呼。

????刚到了养马场,便见里面一匹匹的高头大马昂首站在其间,有性子桀骜的,也有那个子矮小性情温顺的。

????那严公子当先挑了一匹壮硕的枣红色大马,翻身而上,朗声笑道,“果然是好马!早就听爹说世间宝马尽在皇家,今日一见果然此言不虚!”

????“哈哈,你倒是会说话,可惜父皇不在,不然说不定就送你了。”萧君涵微微一笑,如一个皇者一般站在正中央,笑看着各位世家公子前来挑选宝马。

????待得都挑选好了之后,便有人迫不及待的挑战了起来。一时之间,但见这偌大的跑马场上尘土飞扬,遮天蔽日。而那些个中好男儿们,便在马上肆意的炫耀着自己的马术。

????谢如琢站在外围,同那些世家小姐们站在一旁,心思却已经飞到了久远的时候。

????便在这时,便见那严公子将马鞭一指,微微喘着气道,“二皇子,你也来一起啊?”

????萧君涵看了他一眼,转而看向萧君贺,道,“世子可要一起么?”

????后者摇了摇头,淡然一笑,道,“不了,我前些时日受了些风寒,还未曾痊愈,就不露丑了。改日等我好了之后,再与二皇子切磋。”

????他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,萧君涵便是心中有所遗憾,却也知道强求不得,当下便笑道,“既然如此,那我改日再邀约世子。”说完,他一把接过侍从递过来的马鞭,跨上了自己的专用马匹。

????那是一匹通体乌黑的马儿,一双眸子明亮而有神,奔跑时,更是有一股傲视天地之态。谢如琢认得它,此马名为追风,前世里,他们在一起之后,萧君涵曾不止一次的带着自己外出赛马。

????只是如今时过境迁,当初所有的甜蜜,都不过是为了她背后权力而布下的网,她一步步的爬上了这张网,被牢牢地粘连其间,却一无所知。直到最后,她眼见着那曾经的情人张开血盆大口,对准的却是自己时,方才明白,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假象罢了。

????谢如琢心中伤感,对面前这肆意张扬的场面,也有些看不下去,索性转过身,朝着马场一侧马棚走去。

????这马棚里有味儿,世家小姐是不肯靠近这里的,所以最为清净。

????“想不到,你竟是个爱清净的。”

????忽听得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谢如琢下意识回身望去,却见萧馨悦站在自己身边,若有所思的说话。

????“原来是郡主。”谢如琢微微一笑,道,“郡主何以见得我爱清净?其实,我最爱这红尘的喧嚣和繁华。”是,若是不爱,她何苦死死钻营,说到底,她只是见不得这世间仍旧繁华,可是谢家却已经是残垣断壁罢了。

????闻言,萧馨悦轻嗤一声,道,“刚对你有所改观,你却又自己让我觉得失望了。”说完,她也不看谢如琢,走到了马棚之前,轻轻地抚摸着这些骏马。

????她在边塞出生,对这些牲口格外的有感情。

????谢如琢神色不明的望了她一眼,也闭口不言。目前对方是敌是友她都分不清,自然还是少说话的好。现在的谢家,有太多人惦记,也有太多人想要算计,她对付一个沈婧慈尚且举步维艰,更不愿再增加敌人为自己平添烦恼。

????便在此时,忽听得马场上一阵骚动,谢如琢还未回头,便听得一个男声高声道,“怎么,你身为谢家后人,竟然不敢与我一较高下,莫不是看不起我诚王府?”

????一听到谢家,谢如琢顿时回头望去,只见诚王世子正一脸不屑的望着一个少年,说出的话也越发的咄咄逼人,“你若是不敢应战,那就说一声,反正谢家的名望累计身后,也不怕你丢一点嘛。”

????他一说完,有几个世家弟子便附和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????而他们针对的对象,正是谢淮齐。

????见状,谢如琢连忙大步走过去。可是,她还没走到旁边,就听得谢淮扬嘲笑道,“这就是个怂包子,可跟谢家无关!我谢家男儿自然是上的了战马,读的了圣贤书的。”

????见谢家人都出来说这话,诚王世子萧敬亭越发的笑的不能自已,道,“瞧瞧,合着我还挑错人了,居然连谢家自己都看不上这个怂货呢!”

????眼见着那些人围着谢淮齐逗弄嘲笑,萧君涵只站在一旁静静看着,却连句话都未曾说一句。

????而谢淮齐的脸,早已经憋得通红了。只是他不会马术却是事实,如今叫他上马,的确是做不到的。

????见眼前的少年除了面红耳赤之外,竟然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,那群人便觉得无趣,纷纷撇了撇嘴想要离开。却在这时,忽听到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,“想挑战我谢家的男儿郎,那就先过我这个小女子这关吧!”

????众人回眸望去,便见一个女子着一件窄衣领花绵长袍,脚上套着一双鹿皮马靴,头上除一根挽着发的簪子之外,并无太多装饰。她脸上脂粉未施,却自带着天然的妩媚动人,只这一个凌厉的眼神,都生生叫男人觉得骨头一酥。

????谢家嫡女的倾城容貌,果真传言非虚。

????见到说话是谢如琢,萧敬亭霎时便哈哈笑了起来,道,“哟,这谢家的小娘子好辣,居然说出这话来。我说谢小姐,你会上马么?”

????周围的男人,也从最初的惊讶,变为了满脸的玩味,那严公子更是一脸不屑道,“怕是刚上马就开始哭爹喊娘了吧!”

????谢如琢也不理他们,只在这些人停住声音之后,方才问了一句,“那诚王世子,是应,还是不应?”

????“应!应!应!”

????几乎在谢如琢话音落了之后,在场的男人便跟着起哄,口中高呼“应”字。一时之间,连不远处的飞鸟都被这震天的声响惊得扑棱着翅膀,吱呀一声飞向天际。

????“那就好。”谢如琢点了点头,转身回到马棚前,随手指了一匹马。

????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那笑声便又轰然而起。一直在一旁站着的萧馨悦有些佩服她的胆量,忍不住出声提醒道,“这匹马可不同寻常,此乃汗血宝马,乃是马中之最,却也是最难驯服的烈马。你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,最好别碰它。”

????谢如琢感激的一笑,道,“多谢郡主好意。”随后,便在养马侍卫的震惊之中,将那马成功的牵了出来。

????那马儿不知何故,竟然一改往日里焦躁的脾性,顺从的跟着谢如琢的牵引,一步一步的踏了出来。

????这些,在场便有些人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????严公子一下便跳下了马,走到萧君涵的身边,低声问道,“殿下,您是不是带着她来过这里啊,这马怎么一副跟她熟识的模样呢?”

????萧君涵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,掩下心中的疑惑,道,“并不曾,行了,且静观其变吧。”他倒是想带着谢如琢来,可是,这谢如琢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,他也没这个机会啊!

????谢如琢看也不看那些人的表情,只一脸温柔的抚摸着这匹马的皮毛,这马儿浑身毛白如雪,无一丝杂色。马儿的高度甚至都要超越如今的谢如琢,一人一马站在一起,越发的显得谢如琢娇小玲珑。

????若是有心人仔细看去,便会发现,马儿看向谢如琢时,那一双如宝石般的眼睛里,竟然微微有些濡湿。谢如琢将它的毛梳理整齐,又在它的耳边低语了一句话,这才回头看向萧敬亭,道,“世子既然要比,那就说个规矩吧。”

????萧敬亭此时已经有些心虚了,只是在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,他又极为自负,不信会输在一个女子手下,因此便硬着声音道,“谢小姐为女子,那这规矩便应该由你来定,我自当奉陪。”

????“好。”谢如琢说完这个耗子,指着远处的笙旗道,“那咱们就以那个旗为目标,谁先将那旗帜摘下返回到这里,就算赢,如何?”

????闻言,萧敬亭狠着心肠点头道,“好!”

????谢如琢见他答应,也不多话,随手将头上的发钗拔下,将头发重新固定了一下。见谢淮齐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,她只嫣然的回了一笑,随即翻身上马,轻叱了一声,手中马鞭一扬,一人一骑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。

????在场早有些女子看谢如琢不顺眼的,先前便有些窃窃私语。可此时见她当真骑马而行,又不自觉的替她在心内加油鼓气。毕竟,这也算是女子之间的荣耀了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