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二十三章再见谢淮南-嫡女弃后 365体育投注客户端官网_365体育投注娱乐场官网app_信誉坏365体育投注

嫡女弃后

第二十三章再见谢淮南

繁华落尽2017-6-1 23:20:1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话虽如此说,她的眼睛里到底是藏不住的满满宠溺。?在谢如琢又说了几句好话之后,终于起身,点了点谢如琢的额头,去了小厨房。

????小孩子的困意来的快,去的也快,不过两刻钟的时间,谢淮霖便醒了过来。恰巧他的奶娘也过来寻人,谢淮霖睡眼惺忪的跟谢如琢道了别,奶娘又再三谢过她,二人这才离开。

????房间内一时只剩下谢如琢一个人。

????有丫头端着茶水从外面走进,正是夕阳薄暮时分,日头如同迟暮的老人一般,正绽放着最后的光彩。照到谢如琢的脸上,竟然显现出了几分奇异的融合感。

????红蕊恭谨的行了礼,道,“四小姐,茶水凉了,奴婢再给你换一杯吧。”说着,她见谢如琢没有反对,便将后者手中的茶杯接过,又到了一盏新茶。

????谢如琢的思绪这才从神游中抽了回来。见眼前是一个陌生的丫头,疑惑的问道,“浅碧呢?”

????“浅碧姐姐去小厨房给三小姐打下手了,唤奴婢过来给您添茶。”

????见她回答的进退有度,谢如琢点了点头,不再理她。

????这红蕊是个机灵的,见主子在想事情,将茶水换过之后,便笑着行礼,预备下去。却被谢如琢喊住。

????“你叫红蕊是吧?”

????闻言,红蕊回头,略微有些忐忑的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????谢如琢“唔”了一声,道,“以后你就顶了青桃的位置,留在我房中伺候吧,顺便去给外面跪着的青桃说一声,让她滚回女红院去,不用回来了。”

????红蕊带了三分惊七分喜,终而换做满满的笑意,谢过了谢如琢,这才出了门。

????谢如琢又捧了一杯新茶,这才继续了被打断的思路。她在宫中养伤的时候,面对的都是些陌生的面孔,身边只有浅碧一人,是以许多事情都被自己刻意的忽略了。

????然而一回到谢家,她才发现,原来前世里许多自己以为的好人,却都是一步步的将自己逼到深渊中的禽兽!

????比如青桃。

????前世里甄选大丫鬟的时候,谢如琢本来看上的人红蕊,却因为青桃的嘴惯会说些阿谀奉承的话,方才弃了红蕊,选了青桃。后来,青桃更是被自己器重,就连出嫁之后,也将她带了过去!

????可是青桃却做了什么呢?出嫁之前挑拨离间,出嫁之后勾引萧君涵,爬上了他的床!表面上仍旧惺惺作态,可事实上,自己许多的贴身秘密,不都是青桃泄漏的么!之前谢如琢没有想到这一层,如今乍一见到红蕊,她细细回忆之下,竟然发现这么多龌龊,怎能不让她恨的慌!

????只是,她现在却不能任意妄为的重罚青桃,既然重活一世,她的每一步都要好好打算才是。总有一日......

????忽听的门外鹦哥声音传来,继而便有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紧接着,那一扇雕花木门便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。

????谢如琢正沉浸在思绪之中,却突然被这脚步声惊的回了神,她回头望去,脸上的表情霎时便僵了下来。

????重生之后,她曾经臆想过无数次见他的场景。可每次想到那张脸,她就忍不住的将那一双眼儿蓄满了泪珠子,而后便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????若说在这个世上,她谢如琢最对不起的人,那头一个,便是眼前的这一位,谢家的长子嫡孙——谢淮南!

????最后见他时,他一身戎装遮掩不住满脸的沧桑,眉目之间皆是惊怒。沈婧慈下令放箭之时,谢淮南的一双眼却始终在她的身上胶着,他将自己性命弃之不顾,却唯恐幼妹受半点委屈!

????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哥哥,虽是长兄,却待她如父的男人!

????可是她谢如琢都做了什么?为了一个萧君涵,顷了整个谢家之力还不够,甚至在谢淮南好言相劝的时候,说出那样的话!

????“你若是反对,那也就不必做我的哥哥了!总归我是跟定他了,况且谢家诸多孝子贤孙,以后光耀门楣,也未必非得指望着你谢淮南!”

????谢淮南念着自己年幼,一再相让,可自己却被猪油蒙了心,使了毒计,终而逼得他在谢家呆不下去,愤而离开了谢家,投奔了万里之外的军营。

????再后来见面,已是几年之后。那样久的分离,再相见,他的目光一如往昔的宠溺,就连被万箭穿心之时,都不忘记给了自己最后一个笑容。

????谢淮南的唇形无声张合时,她分明看见了他说:活下去!

????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被夜色尽数吞了下去,天边瞬间便暗沉了下来。谢淮南就站在外间的珠帘之外,跟自己只有几步之遥。毕竟是倒退了几年,他的脸上还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与活力,纵使已经累了几日,可他的眼中,仍旧清亮如水。

????谢如琢手中捧着的杯子,一下子便坠落在了地上。

????洒出的茶水泼泼溅溅的流了一地,谢如琢不闪不避,就这么愣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眼睛酸涩到了极致,却连一滴的泪珠都流不下来。

????谢淮南当值回来之后,听得谢如琢被移回府中修养,也顾不得自己这几日的辛苦,立刻便来了听风院。

????孰料想,一进屋,便看到了这样的场景。

????见到小妹就站在那里,一双眼睛内蓄满了泪水,其间还夹杂着泼天的悔恨和无助,他的心顿时便揪了起来。

????“琢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一面说,谢淮南一面大步的走了过去。

????年轻男子的脸近在眼前,他担忧的话响在耳边,谢如琢却仿佛陷入了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,再也忍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便放声哭了出来。

????女子略带着稚嫩的哭声响彻了整个屋子,她一面哭,一面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谢淮南的衣服,力道之大,几乎将他的衣襟都扯了下来。

????谢淮南只当她在猎场受了惊吓,不由得心疼不已,再也顾不得男女大防,一把将她揽在怀中,细心的安抚道,“琢儿乖,莫哭了,大哥知道你受委屈了。”

????自谢如琢十岁之后,他便再也没有抱过眼前的丫头,一则是因为男女有别,二则,也是这丫头渐渐大了,跟自己也有了说不清楚的隔阂。如今她依赖自己的模样,叫谢淮南心疼的时候,又升起几分的暖意,到底是自己的妹妹,有了委屈,还是依赖他的啊。

????谢如琢不知他心内想法,城楼上那一幕对自己刺激太大,她唯有紧紧的抓紧了面前人,才能感受到,现在的一切,都不是一场美梦,而是真实存在的!

????“大哥,大哥......”对不起,若不是我,谢家不会亡,你也不会死!

????谢淮南忙忙的应着,一面轻拍着她的背,软了声音抚慰道,“我在呢,我在,琢儿莫怕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眼见着谢如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谢淮南也越发的自责了起来,要不是当日他在皇上身边守卫,谢如琢也不会遭了那番罪!

????虽然知道谢如琢是自己跑进去的,可他身为长兄,在出事之后,总是无法怪她一个小孩子,这些天,已经快叫悔意将自己给淹了。

????那泪珠如同洪水一般找到了宣泄口,谢如琢的神智也恢复了几分的清明。大哥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宽厚且安心,叫她那茫然的心也稍稍的安定了一些。

????而她头顶上那个声音还在柔声诱哄着,“要不,等琢儿身子好了,大哥带你去逛街?过些时日,可就是八月十五了,到时候夜里华灯璀璨,车如流水马如龙,各色的小吃茶点都在街边摆的满满当当,大哥带你去吃个够好不好?”

????谢如琢抬起一双眼泪汪汪的眼,一面啜泣了几声,一面问道,“当真?”

????见她这模样,谢淮南又爱又怜,揉了揉她一头乌黑的青丝,笑道,“大哥何曾骗过你?”

????听了这话,谢如琢这才止了泪意,露出一抹笑容来。

????她方才被往事冲昏了头,连带着将理智也都扔到了九霄云外,此时猛然醒过神来,倒有几分不好意思了起来。

????只是她有心离开谢淮南的怀抱,却在退出一步之后,身子一软,险些倒在了地上。

????好在谢淮南眼明手快,及时托住了她滑下去的身子,打横抱到床上,又给她盖上被子,方道,“你伤势太重,这几日好好躺着,没事儿别下地了,知道么?”

????谢如琢许久不曾听过他这样柔声的抚慰,一时心中感慨万千。既恨自己过去不知好歹,辜负了这么多人的好。又庆幸她重活一世,终于有机会改过自新,重头来过。

????想着,她带笑应了,又道,“那等我好了,大哥说的话可还作数么?”她指的,自然是跟着逛街游玩。谢如琢倒是不在意真的去哪儿,她在乎的只是跟亲人相处的时光。

????谢淮南见她刚好了些,就惦记这个,不由得失笑,“你好好养着,等你好了,莫说一个地方,十个地方我也带你玩的尽兴!”

????正说着,便听的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“大哥又偏心,又许了这丫头什么好玩的地方,准备带着她一个人去呀?”

????正是做好点心的谢如玥。

????闻言,谢淮南顿时笑叹道,“瞧瞧,刚哄好了这一个,又来一个醋坛子。我何曾撇下你过,哪次带着你妹妹玩不是都要带你一起的?”

????谢如玥将点心放在一旁的小矮桌上,撇了撇嘴道,“以前没有,可保不准以后没有,说不定下次你就不带我呢。”说着,自己倒是先笑开了。

????听了这话,谢淮南顿时哀叹道,“我说不过你,你一向伶牙俐齿,我投降好不好。”

????“大哥这话说的,伶牙俐齿的可是这位在床上躺着的,不但嘴厉害,连做事儿都厉害,这不,现在都会给人挡刀子了!”谢如玥见到谢如琢又躺回了床上,就以为是她的伤口又疼了,之前被压制住的火气便又有些回窜的意思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